跳至正文
首页 » 不相信自己

不相信自己

越是不相信自己越是做不了什么,以为什么闷头能把事情干了就是在自欺欺人,换以前是可以的,因为有强大外力迫使我那么做。我的意识不可能忽略了,如果我说我不相信自己能把事情做了,那我根本不用等到现在再去想房租的事情对吧,我很早就处理了,我抱有幻想,觉得自己可能不行但是会有奇迹,致使我更加不信任自己了。因为奇迹它不回来,起码奇迹要来我也要做点什么才有可能发生奇迹。不相信自己,也就不知道我自己能否真的应对工作,去面试,去应付工作中的困难,我就只剩害怕了,于是我又加强了我对自己的不信任。于是我就彻底不相信自己,于是一切幻想和可能性就都崩塌了,那还能怎么做呢?

比方说,我相信我不相信自己这么一回事,又比方说我肯定自己绝对做不好所有的事情,我彻底什么都不做了。就等于说自己没了,我也就不存在了。那问题就解决了。

然后生的力量告诉我不能去死,非要我苟活着,于是我得做点什么,就比如想办法解决当前得问题,去借钱先把房租交了,然后去学习,去面试,去工作,仅此而已。

那么既然问题那么简单我怎么就不肯去面对呢?我似乎想了一下这一切我是否真的当成自己得问题对待了,我好像把自己拆分了,我的脑子里面拆分成了两个自己。一个对自己说要努力,要活下去,要去面对困难,否则我没了;另一个觉得,这一切都不是我自己得事情,你看现在我不是好好的嘛?没有任何问题的,尽情玩耍吧。我真相信了那么一回事。

也就是我还没接受我自己呢!我没把自己当成自己,我当成了一切的附属,当成了存在的工具,当成了别人的孩子。而且我也能够清楚的认识到这一层,但我就是选择忽视,认为那不是问题,自欺欺人了又。于是只要能视而不见就不存在咯。而且我自己很想说,这怎么能是我的事情呢?

更可怕的是,我似乎觉得比其他人聪明,我觉得别人也没我想的那么细致。甚至于说都没那么想过,看我多聪明啊。于是我想过了,那这个问题就可以解决了,我就是这么安慰自己的,不管它怎么样总是有办法的。到时候再说。不去面对反正就是。

于是又向书籍寻求慰藉,看各种心理学和哲学一类的书籍,以为能有什么让我回避问题的答案,而不是交我去面对,所以我的重点永远都在求安慰,而不是解决问题。所以呢,问题又不会自己消失。

我不去面对,似乎还指向了,之前我做的那么多事情,都是被迫的,都不是处于我自己的选择。都不是建立在我完全的个人意愿之上的。所以毫无疑问,我不会把他们真正当成我自己的事情去做。搞到一般实在不行了就放弃了,有什么受不了的就抵抗。所以我倒是没学会怎么能够自己去处理事情,倒是知道怎么去抵抗这些事情了。

明明刚刚想到了自己知道怎么去做了,就一阵痛苦席卷而来,我的抵抗也就会自己开始,要去远离这些痛苦而不是怎么去和他们相处。我也不把痛苦当成我自己的一部分。我认为一切都是外来的,都是环境、社会带给我的。所以一开始我去愤世嫉俗就显得很合理了。现在我不了,倒不是我真的理解了,而是我只是知道愤世嫉俗不起作用,只会让我变成一个暴民。

我觉得我聪明,这些痛苦是我可以抵抗的,于是我奋起反抗,想进一切办法去远离它,我去打游戏让自己快乐,分散自己的注意力;去躲进书里,去寻找安慰的量房;去把自己躲起来,离这个社会远一点;去看社会分析,反正不能是我自己的问题。自欺欺人惯犯了。

且我知道,我会对自己的问题强调的很严重,什么问题,各种对自己添油加醋,以求自己对问题的重视。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不信任,觉得你就是可以独当一面的。这种声音,我知道就是来自我的父母,我很想自己去做点什么,但都被干涉了。痛苦的源泉,无能为力的哀叹吧。我知道我即便哭成那样,伤害自己,他们都可以视而不见。很奇怪不是吗?

于是我还要继续这样吗?我是不是有其他对待自己的方式呢?比如说温柔,比方说拥抱自然,又像是说遵从自己内心的声音,哪怕是错的?我可以吗?

2022年6月28日 于桃花园

我总是自以为是的觉得,自己是不会犯错的。

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