塘朗山至今

https://pic-1251213372.cos.ap-beijing-1.myqcloud.com/img/tls-1.jpg
https://pic-1251213372.cos.ap-beijing-1.myqcloud.com/img/tls-2.jpg
https://pic-1251213372.cos.ap-beijing-1.myqcloud.com/img/tls-3.jpg
https://pic-1251213372.cos.ap-beijing-1.myqcloud.com/img/tls-4.jpg
https://pic-1251213372.cos.ap-beijing-1.myqcloud.com/img/tls-5.jpg
https://pic-1251213372.cos.ap-beijing-1.myqcloud.com/img/tls-6.jpg

没有辨识力的人来说,自我的爬山和无我的爬山看上去可能都一样,都是一步一步地向上爬;呼吸的速度也一样;疲惫的时候都会停下来;休息够了又会继续前行。但是事实上两者多么不同啊!自我的爬山者就像一支失调的乐器,步伐不是太快就是太慢,也可能失去欣赏树梢上的美丽阳光的机会。在他步履蹒跚的时候却不休息,仍然继续前进。有的时候,刚刚观察过前面的情况,他会再看一遍。所以,他对周围环境的反应不是太快就是太慢。他谈论的话题永远是别的事和别的地方。他的人虽然在此地,他的心却不在。因为他拒绝活在此地,他想赶快爬到山顶,但是即使爬上去了,他却仍然不会快乐,因为那样的话,山顶就变成了“此地”。他追寻的、他想要的,都已经围绕在他的身边,但是他并不要这一切,因为这些“就在他身边”。于是在体力和精神上,他所跨出的每一步都很吃力,因为他总认为自己的目标在远方。

《禅与摩托车维修艺术》

那么久没去拷贝只爬了一半(我那天也没睡觉)塘朗山的照片以及之后也缺乏动力去爬山的原因也找到了。

尽管后来庆祝了生日,接下来的周末小宝姗姗来迟又缺乏意愿(我也感到很累,并且又没睡觉,害),但这周是真没想要去爬山就是了。但外出的意愿还是在的。久久不出门我emo了,跑到深圳湾吹了会海风也没完全缓过来。端午节计划和小宝去大鹏半岛看海,有机会可以拍点好的了。

有必要再重申,活着的意义就是活着(活下去)。

2022年5月9日 摄

2022年6月2日 整理


Posted

in

,

by